全球品牌高度,致力于国际品牌形象建设和提升 专注与高要求客户合作
品牌在线咨询

Add:郑州经三路农业路交叉口
    银丰商务港A-821/822室 
Tel:0371-60155569

QQ:452505655
24小时咨询热线
135 2555 1146
 

 
 

服务资料索取
(可通过电话、邮件、QQ索取)
+ 远程客户服务方案
+ 客户需看-合作流程
+ 商业设计合同
+ 一般企业VI常规项目
+ 空间设计SI项目
+ 标志设计客户调查问卷

招募优秀设计师--设计作品及简历发至bulangde@qq.com  布朗德新站上线:www.bulangde.cn  

"最具商业价值的设计公司"---布朗德品牌设计机构
Around the world, CCBO clients are upending the standard approach to doing business. Our strategy is just the opposite: Start with your brand promise. Lead with it. Turn your brand into the driver of your business. not just another way of packaging it.
标志设计
标志设计
标志设计
标志设计
标志设计
品牌形象
品牌形象
品牌形象
品牌形象
品牌形象
包装设计
包装设计
包装设计
包装设计
包装设计
空间展示
空间展示
空间展示
空间展示
空间展示
画册设计
画册设计
画册设计
画册设计
画册设计
摄影
摄影
摄影
摄影
摄影

中国设计的盲区--转载

文章来源:转载  发表日期:2009-07-27 18:58:49
关键字:中国设计 贪婪 盲区

关于中国和设计我们听了太多,所以我们搭上飞机

出发
近来关于中国工业设计之崛起,无论是真实的、还是可以感觉得到的,当然有相当多的推测和猜想。我们所说的“可以感觉得到的崛起”,是强调他们在此领域即将处于世界主导地位的状况是我们先前不曾有的结论,尽管近来在设计会议或者组织中有过非常频繁的支持这种观点的讨论。

对于中国加入全球的设计团体,我们认为必须得小心注意,因为这如同高赌注的赌局太高——记得美国工厂景气时,他们的亚零电冰箱么?(中国制造) 关于这些我们已经听的太多,比如各种狼来了的呼叫和无法证实的猜想。 我们被中国工业设计处于何种状况所纠缠——教育和实践——因此我们决定去那里亲眼看一看。

2005年5月到6月间,我们在中国花了三星期环—从上海开始,然后西行1600公里到四川成都,然后向东回到北京。其间,我们同一些中国工业设计师会面,甚至一些初涉大陆设计市场的西方企业家;此外,我们还荣幸地被邀请到中国最好的工业设计专业院校之一—江南大学设计学院作演讲。这所大学位于距离上海东部110公里。(他们太热情好客了,对于他们所作的努力我们非常感激。)
我们觉得应该和Core 77迷们分享一些我们的经历。

中国的教育
在和一些学生、教师和设计者讨论中国工业设计现况的时候,他们所面临的困难让我震撼。
中国现有400多所设计学校,而每年1万多所毕业生中,实际上只有很小一部分从事设计业,这让我们很吃惊。我们会感觉这样的数字(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设计学校的数量已经增长了20倍)也意味着很大的需求量。但是,学生对就业前景并不看好,这点比美国要差;他们很少期望(至少不期望在不久的)将来可能会从事设计工作。
中国和西方都认为设计教育在一些新兴领域中是非常有用的,也鼓励这样的做法(比如中国和西方都有全日制设计学院),可这里有个问题,中国囤积了数以万计的受过教育的设计人员到底意味着什么? (我们知道对于14亿人口,这是非常小的一部分,但是造成这个庞大的数字的原因更复杂。)

在促进未来商业设计技能市场化的同时,中国设计者过剩会导致薪水下降吗?有足够的就业机会去吸收这每年上千的毕业生么?(噢,上帝,如果他们都从事产品设计的话又意味着什么呢?!)大量的中国设计者找不到工作对于其他国家的设计市场意味着什么——将来还会发生什么?

不成熟的中国市场
在澳大利亚、英国和美国 (还有很多其它国家),毕业生过剩不是什么新鲜事,不过中国设计者近期的情况为什么如此使人不振? 毕竟, 中国国内的市场也非常的巨大,目前就有很多很多的产品被设计并生产出来。简单来说, 可能和他们不成熟的市场和经济体系有关。
中国市场和 1940 年代后期和 1950 年代的战后美国市场如此类似。 它是如此大并且相对地不成熟, 差劲的设计却相当好卖。许多中国制造业者没看到对设计者的需要, 或者说是对好设计作品的需要-商业几乎和设计完全无关。
西方有更多 ” 好设计 ” 的唯一的理由是在饱和的市场里,为了有所差别,我们必须在它上面投资。为什么中国制造业者只有在他们的工程师不能制造出好的产品的时候才雇用设计者呢?
或类似地, 为什么当制造业者 ” 偷 ” 世界的其它地方的智力财产的时候才需要设计者? 比如说把汽车拆散的时候。中国人喜爱外国货和外国品牌 (部分原因是他们认为国内的产品质量低) ,而且服务中国市场的制造业者生产的产品只有外形好看而已。 设计技术只需要更新一个产品线, 或着挪开最热门的机械生产装置, 这并不是特别复杂。

这是中国设计教育家和学生们公认的。一个教授用不纯正的英语说,”我们的创造力不好。” (比我们说的普通话好多了)在场的很多老师承认中国的设计教育把重心集中在传统的式样和基本的技术上,而并不是他们可能面对的更大的议题。 这和美国面临的问题很相似,但是在美国这个问题是一个公开的话题。

缺乏创造快乐的商业
当我们对上百个中国学生做演讲的时候,真实世界的商业关注焦点不鸣而露。这个演讲是关于斯蒂芬妮在一个围绕芝加哥和布鲁斯贸易交换(2020 年)的所做的研究,是关于霍沃斯的智囊团的研究和发展工作。在中国学生身上很少能看到概念性的、过于前卫的、甚至是空想的设计思想。可是在美国这类设计思想出来之后往往不但会继续做下去,而且会得到啧啧赞同,这是中国学生不能理解的。我们惊讶的感觉到,中国学生并没有意识到设计工作在日用品制造业上的真正价值。这似乎是美国和中国在工业设计上教育的最大不同(我们确定地说)。正如前面所述, 这种改革和问题定义的工作应该有别于美国,特别是国外日用品的工业设计。的确,当提供一个一样的设计时,中国设计者的花费只是我们的零头,我们现在又有什么其他选择呢? 我们认为为了避免将来一些不相干的问题发生,美国工业设计教育大大提高。可参看Elaine Ann最近为Core77 所撰写的文章—Myth I 。
可是,要多久中国的每年一万的毕业生才能也达到这个水平呢?在中国的行程中我们接触的一位教授说,大概得四十年后,这些在美国设计院系所讲授的先进的研究、构思过程和问题定义技术才能在中国广泛发展。 无疑这个预测给西方国家提供些时间,即使它在二十年内解决,它之后还会有什么问题? 这种占卜是有趣的, 而且帮助举例说明当前设计的思考,但是对任何国家的未来都是不可进行太早预测的。

纯粹的美国式的乐观主义
因此我们同意中国问题对于美国工业设计威胁和机会相当重要的(和其它所有国家),也认识到其中有很多重要的许多社会的、文化的、和政治上的问题。和其他的被外包业务所冲击的行业不同, 美国工业设计有机会适当地考虑竞争范围而且做相应调整。我们足够聪明的话,我们应该想到现在机遇可能更大于威胁。但是这需要我们避免陷入仇外心理、民族优越感和傲慢态度,这些时常给我们造成伤害。中国问题提供给我们机会,让我们重新考虑到底什么是设计教育以及什么是商业设计。如果美国的确处于设计理念的上流,问题定义和构思过程也处于领先地位,那么我们现在有很强的实力和大量的机会把这种思考的态度应用于设计本身的问题。让我们现在开始干吧。 (因为它可能最终被中国设计, 而不仅仅是在中国制造了。)
 

 
关于我们 | 品牌案例 | 服务项目 | 招贤纳士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品牌博客